汽车产业数字化转型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1-20 07:22   2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汽车产业数字化转型

  峰会中被首次提及,并成为国家发展战略。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为核心的高新技术成为了支撑

  汽车产业是中国第二大经济支柱产业,从市场角度来看,中国有14多亿人群的庞大市场基数,汽车保有量超过2.35亿辆。在数字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汽车产业向数字化转型刻不容缓。

  如果把汽车产业中与生产制造相关的环节理解为“前端”,把与汽车销售相关的流通环节理解为“后端”。

  时下,“制造前端”的主机厂凭借资金、人才、技术等多方面的雄厚实力已经迈出了拥抱数字化的步伐。包括福特、奥迪乃至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等在内的众多企业都已经在积极应用大数据、互联网等技术以推动数字化改革、拥抱工业4.0,以保证他们在未来的竞争优势。

  以大众集团为例,其研发、销售、人员管理、采购,以及生产流程等日常业务运营的方方面面都融入了数字化和人工智能,实现智慧化研发生产。其中上汽大众宁波工厂,通过引入人工智能技术使得生产自动化率达到了86%,每51秒就可以下线一辆新车,每条生产线人就可以扛起如此高效的生产节奏。

  数字化生产带来的首先是生产效率的提高,其次是成本的降低,再次是生产精准度的提高,产品质量得到提升。智能生产也扩大生产柔性,从而满足客户订单的个性化要求。

  不仅如此,主机厂作为前端的核心在推动智慧化制造之外,也在前瞻领域积极布局,全方位进行自我数字化变革。

  例如,福特计划2021年前推出并销售自动驾驶汽车,在2023年前投入40亿美元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到2025年之际,大众集团将投资40亿美元开发数字业务和软件产品;宝马、戴姆勒成立移动出行合资公司也是为了提供用户数字化时代的独特体验。

  其实,在以内燃机为动力、对客户提供非数字化体验的汽车产业环境下,“流通后端”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定、高效的流程和实践。但这种内燃机时代下的“高效”模式面临着利润下降、产能过剩、库存过剩、客流成本过高、客户运营成本高等多重挑战。

  当“数字”成为了新业务模式的血液,数字化能力的培养和数字化系统的建设也成为了“流通后端”的迫切需求。在流通领域,尤其是新车二网、二手车商由于业态分散、规模小、技术缺乏、资金实力不足等多重因素,在面对数字化浪潮时往往心力不足。

  但同时,产业互联网效应日益凸显,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见长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成为了“流通后端”数字化建设的推动力量。

  以汽车产业互联网平台大搜车为例,其底层的商业逻辑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全面数字化汽车交易场景,对汽车交易场景相关的各类资产(人、货、钱、场)进行在线智能配置。目前,大搜车已经组建起了涵盖SaaS、金融、营销、交易及物流的完整的汽车产业互联网协同生态。

  具体而言,大搜车通过SaaS使得流通渠道中的4S店、新车二网以及二手车商的工作流实现了数字化和在线化,也就是将日常作业所涉及到的人、钱、货以及交易的信息转化为了数字资产。

  通过工作流的数字化和在线化,大搜车找到了流通中所存在的闲置或者浪费的资产。再在供给侧整合相应的产品和服务,使闲置资产和供给侧形成完美匹配,从而实现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减少浪费。

  据悉,过去的一年里大搜车数字化了整个汽车流通行业3500亿元的交易,其中有300亿的交易就是因为挖掘到了闲置资产而产生的新增交易,相当于创造了8.5%的价值增值。并且,未来大搜车将实现年交易额超过2万亿。

  可以说,大搜车通过产业互联网协同生态帮助了整个汽车流通转型升级,并做好应对未来数字化时代新挑战的准备。

  据了解,截至2018年10月,大搜车已数字化赋能了全国90%以上的中大型二手车商,超过9000家4S店集团、70000多家新车二网,以及5000+家弹个车品牌授权店。

  在汽车产业数字化浪潮中,“制造前端”正以主机厂为核心加速数字化产业变革,而在“流通后端”也形成了以大搜车为“引擎”,持续推动汽车产业数字文明。

  “买车是你一生做的最坏的投资”,近日李开复在《2018年自动驾驶全球高峰论坛》发表了这一个观点,立即在网络引发热议。不过我们从人生投资的角度[详细]

  12月10日,腾讯与菲亚特克莱斯勒(下称“菲克”)中国区宣布将在汽车智能网联领域开展全方面的深度战略合作。腾讯将基于在云、AI[详细]

  2018年汽车行业整体下滑明显,大环境之下长安汽车销量仍然稳健。据最新数据显示,长安系中国品牌汽车11月销量达118902辆。■ 挑战吉尼斯[详细]